添加收藏 打印本页
田高中,像母亲一样的学校——《田中故事》选登
来源:   编辑日期:2015-8-31 15:44:13   点击数:  

2012年8月,我怀揣着不服气和不满意来到田中的校园。也许是因为仅仅是第三志愿,一开始我是不服气和一种居高临下的望着每一位同学。想来当时也真是可笑,因为自己的入校成绩也只是年级一百名左右,又有什么可以骄傲的?幸运的是,我也因此进入金丽老师的班级。

那个时候,母亲还没有去世,我就在母亲的呵护下,安然的度过了高一高二懵懂的两年。那两年,我家里条件算不上好,算是比较困难的了,因为父亲是视力残疾,家里又有三个孩子要念书,对于母亲一个人来说,真的很艰难。但是母校的领导老师总是给予我最大的照顾,高一高二两年虽是困难,但也幸福。高一结束我仍然记得我的综合排名年级27,我自然是洋洋得意的进入金丽老师带的物化班。可好景不长,我喜欢上网,因为上网,我似乎不像高一那样喜欢学习,而物化班的学习任务又是年级里最重的,不知不觉我的成绩掉到了中等下游水平。我记得母亲和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别玩电脑了,去学习吧。很遗憾,在母亲走之前,我依然趴在电脑上,这是今生以来犯的最严重的错误。而金老师也无数次的和我交流,她不厌其烦又装满殷切期望的眼神里,对我是责备又是希望……很遗憾,当时我没有看出来。

高二的那个暑假,我似乎明白了高二我荒了一年,当我正努力追赶我逝去的一年的那个暑假里,母亲却因车祸意外离世。我还没长大,我答应母亲的事都还没有完成,我还说要考入一个好大学给母亲看……但是我没有机会了,所以我的脑袋里浸满了对母亲的回忆,对母亲的自责,哭哭哭哭,是我唯一发泄情绪的方式。我渐渐变得畏惧每一个人,畏惧生活,甚至说出,“我不想上学了”一类的“鬼话”。2014年的八月份,我真的就是每日以泪洗面,我封闭自己,只想着逃避。

金老师带了我两年,很明白我的脾气性格,她一直劝我回到学校中去,用忙碌的学习填塞我会胡思乱想的大脑。9月3日,我才回到学校。我刚回去的那天,舍友谈梦璐同学就像个没事人一样,大方的和我交谈,我一直以为她会安慰我,所以一开始我一直躲避她的眼神,可实际上她和我聊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似乎并不在意我有什么家事。也许,她只是希望给我带来快乐,希望我忘却阴霾,希望我和她一起面对高三的挑战。

阳光大气是我在田中三年里老师教导我们最多的一句话之一。可是面对高三第一次月考的成绩,我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班里倒五,年级三百名。(文理分班了以后,理科班三百多人,我已经是年级倒数。)我不得不承认,我已经从优等生沦落成了一个差生,我不得不接受。

“你这是特殊情况,没事的,到了期中以后,你的名次会渐渐回升,你再调整调整。”金老师这么安慰我。

但是我清楚地知道,“调整调整”名次回升的代价是我要付出别人2-3倍的努力。于是,宿舍里最晚熄灯睡觉的那张床永远是属于我的,于是,早读课声音最大的人里面总是有我,于是,食堂里吃饭最快的人里面总是有我,于是,下课写作业不去上厕所里的人总是有我,于是,一包包速溶咖啡泡的人里面总是有我,于是,围攻数学老师问问题的人里面总是有我……

同学们仅仅是用关心的眼神看着我,对我说:“别那么拼……”

郑邦锁老师,我们学校数学组的王牌老师。他总是不厌其烦的为我讲解每一道数学题,无论难易,他从不嫌弃我。他似乎总是很乐意看到我捧着厚厚的一本数学错题本和一支红笔去找他,每次问完,他总是耐心的问我:听懂了。

吗周旋老师,一个永远保持18岁笑容的英语老师。每当我很累的时候,英语课就像是一种休闲谈心的课,对我来说,英语课永远不累。周老师,也是一个能化解心结的老师。有一次下课,我去问她“时和态”分别指的是什么。周老师似乎很生气,我居然不懂时和态。她反问我,问着问着我就哭了。我跟周老师说:“周老师,我是真的不知道所以才问你,你反问我,我也真的答不出来啊。”周老师看着我委屈的眼神,好像知道自己的方式不大妥帖,于是改变了态度,似乎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这种“反问”。她似乎更能体会我们的感受,总是换位思考,为学生考虑。我很感谢,我能结识到这样亦师亦友的老师。

周颖洁老师,一个总是笑嘻嘻的物理老师。她总是上课卖萌,她总是提高嗓音,很认真的为我们讲每一堂课。订正改错,必须是由她认真地核对才能通过;考完交流,必须是由她认真地为每一位同学分析缘由和提出下一步的目标。记得高考前两天,我和她说:“怎么办老师,我怕我拿C。”她一脸不屑:“就你还C?你只可能是A或者A+的一个。”

汪序老师,一个极其认真的化学老师。他总是会贴心的为我们整理出学生最容易犯错的化学知识点,他总是会照顾到我们的感受,留出十几分钟我们讨论交流的时间,让我们进行思维火花的碰撞。尤其是对于我来说,汪老师还时刻扮演着知心大哥的角色。每当我化学学习有了疑惑,汪老师总是能为我拨开云雾。记得高考前两天,我说:“汪老师我觉得我最近化学状态不对,简单题也能错。”汪老师说:“你要相信你自己,你高三的化学就从来没有出现过C,你高考也不会有C。你高二有C,不意味着什么。做个不恰当的比喻,大便冲走了,你难道还会回去闻吗?不要想着过去,相信自己。”遗憾的是,我高考化学就是考了一个我高三从没有考过的C,不过,这个高三化学的奋斗历程,我是不会忘记的。

最后还想说说的是带了我三年的金丽老师,金老师很清楚我的家庭情况,她也总是很努力地向校方申请各种对我的特殊照顾。作为金老师的语文课代表,金老师似乎从来不会责怪我,即使我有什么工作不到位的地方,她也总是在照顾我的感受,小心保护着我的自尊,小心保护着我的家庭小秘密。金老师对我的关心总是充斥在每一天的学习生活里。记得为了节约晚饭时间,我通常是不吃。金老师一般都是很晚才吃晚饭,就坐在教室里批阅作业。她总是会贴心的问我:“刘金你不吃晚饭吗,饿不饿?”我总是笑着摇摇头,不饿,然后继续写作业。

还有高中三年一直资助我学费的老师,很抱歉,每年您都给我学费,我却没能记住您的名字。还有扬子餐饮公司给我提供了5000元奖学金,还有李培校长,总是默默地关心着我的成长,还有马主任,赵主任,总是鼓励着我努力前行。

我到现在都不会忘记我的那些舍友,我有时候晚上在宿舍写作业写着写着就忘记时间,舍友在睡觉前,总是不忘提醒我一句:“刘金,别弄太晚,明天还上课的,赶紧休息吧。”真的是几乎每一个人都这样问候过关心过我。你们的名字,谈梦璐,,钟晨雯,蔡婷,陈翔……谢谢你们对我的关心。当然也记得,我们会因为小事而吵架,当然也记得,我们和好时的开心。那一段最艰辛的时刻,很高兴有你们,我才不会孤单。

就这样奔波着,忙碌着,迎来了高考。别人都是携着大小家眷前往考场,我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走向考场。考试第一天,我以为只要考试前到就行了,就出门晚了点,9点开考,8点15分才到,别的同学7点45分就已经进了考场。班主任金老师在校门口焦急的等待着,甚至动用了交警去找我。当我信步而来的时候,我看到金老师焦急的眼神:“快来快来,你怎么那么晚呢。”然后金老师长舒了一口气,“我都急死了。”对不起,金老师,我自作主张了,让你担心了。不过我的心里,充满的是满满的感动。

如今,高考早已结束,我也收到了南京审计学院院长亲自送来的录取通知书,可以说,我的高中三年,真的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我的田中故事,也许不像学弟学妹们的一样一帆风顺。但是对于我来说,没有田高中,就没有我的今天,田高中对于我的意义,是真正的母亲一般的学校。希望学弟学妹们好好珍惜在田中的每一天,也希望我们的母校越办越好,能够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的奇迹。在母校90周年之际,愿母校生日快乐!! (2015届毕业生:刘金)

上一条:
下一条: